[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附加選項[動態GIF]
  • 本版以由島田フミカネ所創作的《ストライクウィッチーズ》(中譯:強襲魔女,英譯:Strike Witches)以及相關延伸作品為主題。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5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文字內容請儘量以正體中文為主,日英等其他語言文字則根據需要而適當使用,大陸的同好請愛用簡體轉換繁體的軟件。
  • 推廣: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向管理室回報。
  • 禁止戰文、談論政治和蓄意挑撥等任何無關版面性質的文章。
  • 本網站建構於馬來西亞,使用者不得發佈未滿十八歲男女裸照或獸交或其他法令所明言禁止之圖片。
  • 禁止在板上張貼P2P相關連結或HASH。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2388473 KB / 3000000 KB
  • 如有任何建議或疑問,請電郵給版主

檔名:1344829934742.jpg-(33 KB, 300x450) [以預覽圖顯示]
33 KB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3(一)11:52 ID:zXASdZNc] No.26153 
無內文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7(五)14:49 ID:I.2erO9I] No.26239  
>>No.26238
記得島田在推特中透露過,以後會傾向在專欄的插圖中補完僅有設定而沒有插圖的角色,例如施羅爾和508的塞西莉亚(日文太差,不知道有沒誤解推文的意思)
無標題 名稱: wehrmacht [12/08/17(五)16:31 ID:2KBFaRBM] No.26240  
>>No.26239
恩~若是真的也希望老師動作能加快啊......
(望向設定站上一堆沒臉的人物...............orz)
無標題 名稱: 屎徒 [12/08/17(五)17:36 ID:w/Hat.W6] No.26241  
>>No.26232
我好難想像SW中那個隨和(或隨便!?)到不行的艾莉卡居然也會有那種說甚麼都不願好好相處的對象;想著想著心裡居然感到有點沉重.....Orz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7(五)20:50 ID:wD7JXREU] No.26244  
>>No.26241
整個LW中最隨便的加蘭德中將就很討厭納粹系,討厭一兩個人沒什麼好訝異的...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7(五)21:39 ID:3ccNf9TI] No.26245  
>>No.26244
還是要看人
諾沃特尼加入過納粹黨
但加蘭德很欣賞他啊XD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7(五)23:46 ID:3ccNf9TI] No.26246  
>>No.26234
這方面也許是政治方面的問題
當時德國人對布爾什維克主義的厭惡度極高
有不少德國軍人(例如魯德爾之輩)認為德國是抗衡東方野蠻人的堡壘

.....那麼屈服於野蠻人的德國人 自然會被撻伐.....
無標題 名稱: Orz烈士旅士官長◆nHGWwRLJds [12/08/18(六)00:40 ID:z/3cHUBY] No.26249  
>>No.26244
跟格蘭德過不去的主要是那些跟著帝國元帥戈林的,尤其是當格蘭德還是戰鬥機總監就跟戈林為了Me-262該優先部署到攔截機還是戰轟機(有說是後者是那個小鬍子下士的主意,戈林做應聲蟲)吵到不但格蘭德做不了戰鬥機總監,還差點性命不保(幸好軍需部長出面在小鬍子下士那邊說了好話)...

之後就是格蘭德獲准組建JV-44來證明Me-262該怎樣用-只是籌建要頂著惡化中的局勢還有戈林處處作梗。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8(六)02:05 ID:rUsFgm0c] No.26254  
>>No.26249
後來參考了一些相關資料
發現不管當時小鬍子下士到底有沒有說要當高速轟炸機用
Me262根本也無法在那時大規模量產

所以加蘭德的噴射機空權夢想
那時候應該也無法達成.....(默)
無標題 名稱: ivan6756 [12/08/18(六)02:08 ID:kpvfs03o] No.26255  
>>No.26237
>>No.26246
>>No.26249
除了這幾位版友的解說,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參考舊串的討論(No.23274)。

實際上有一點要注意的是即使同是戰俘,格拉夫和哈特曼其他人相比有一項特點-他們是鑲鑽騎士鐵十字勳章的獲獎者,亦是所有被蘇聯俘獲的德國飛行員中持有最高榮譽的兩人,這一點注定了他們肯定會被蘇聯人「特別關照」。若然能成功令這兩人屈服,對德國戰俘的士氣必有毀滅性的打擊,如此蘇聯人對他們洗腦和滲透就必然會更有效。

因此,或許只有境況相同但選擇了另一條路的哈特曼,才真的有資格批評格拉夫吧...

>>No.26238
唔...以史實來說,「屈服」至少也不會是肉體上的意味XD

在蘇聯人的角度來看,肉體上的處罰是最低劣的處理戰俘方式。他們更擅長的是以心理戰術,配合戰俘所處的嚴酷絕望環境,令目標自我崩潰向蘇聯人輸誠。據哈特曼的傳記所說,他在戰俘營就僅是被人揍了一次,而且之後那蘇聯軍官還反過來向他道歉,令哈特曼納悶了好一陣子。

至於人設那邊...不說了(一同眼神死)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8(六)02:22 ID:rUsFgm0c] No.26259  
>>No.26255
我也有哈特曼傳記
那裡面有記載蘇聯審問官威脅哈特曼說要抓走他的妻兒
以當時的情勢來看
辦到了也不意外
如此一來對戰俘的心理壓力就更大了

雖然不知道格拉夫有沒有這樣被威脅
但處境絕對好不到哪裡去
所以我也贊同"批評者也該去關個一次看看"的言論wwwww
無標題 名稱: Orz烈士旅士官長◆nHGWwRLJds [12/08/19(日)21:47 ID:ViTkLfp.] No.26348  
>>No.26254
別說Me-262的產量了,連航空燃油供應跟那當消耗品的Jumo噴射引擎(因為戰況導致材料受限,工作壽命只有23小時)產量也是杯具。

再加上盟軍很快就發限Me-262在進場降落時段是只笨拙待宰的鴨子,既然不能跟你在空中鬥就尾行到你家門口開工...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9(日)23:33 ID:UtYRzw3c] No.26353  
>>No.26348
如果剛好Me262壞了一顆引擎又想進場降落的話
.....我又想起某位王牌的死狀了(默)

所以後來不是有一票Fw190D護航起降嗎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9(日)23:42 ID:qyF5OlcQ] No.26354  
有八卦說蘇聯人對格拉夫說,要處哈特曼和其他飛行員及士兵,格拉夫才才屈服的,當然只是八卦而已XD
哈特曼在戰後的訪談里也表示原諒他了

格拉夫有本傳記,和另一位王牌一起的,不知道有誰看過?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19(日)23:55 ID:UtYRzw3c] No.26355  
>>No.26354
對這本感到好奇 請問有書名嗎?

此外 有位出身JG11的前飛行員
戰後幫格拉夫出了一本
"Oberst Hermann Graf. 200 Luftsiege in 13 Monaten"
的傳記

還有一位也待過蘇聯戰俘營的王牌Hans Hahn
自己寫了一本"Ich spreche die Wahrheit"的書
裡面也有提到格拉夫在戰俘營中的作為

拉爾在自己的自傳裡也提到格拉夫

目前我知道的就這三本了
無標題 名稱: ivan6756 [12/08/20(一)00:14 ID:7UQ9xyWc] No.26356  
 檔名:1345392851178.jpg-(49 KB, 355x473) [以預覽圖顯示] 49 KB
>>No.26355
書名是《Graf & Grislawski:A Pair of Aces》,最近碰巧也想訂這本書

這本書的兩位主角分別是格拉夫和阿弗雷德.格拉里夫斯基(Alfred Grislawski,1919-2003),其中格拉里夫斯基有為作者提供不少資料和協助。格拉里夫斯基是與格拉夫最合拍的僚機,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本身亦是擊墜數達133機的大王牌,在JG-52時有份指導過初出茅廬的哈特曼,是為相當具個性的人物。

其實我也挺想他在SW魔女化登場的,或許遲些再介紹一下他吧...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20(一)00:21 ID:s4QKQAcY] No.26357  
>>No.26356
糟 這好像是我可以讀的英文版
被這麼一推坑我也想訂了XD
無標題 名稱: 屎徒 [12/08/20(一)17:54 ID:XwIQlEiM] No.26369  
>>No.26353
>>Me262壞了一顆引擎又想進場降落
>>又想起某位王牌的
.......轉陀螺轉到暈死?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20(一)18:07 ID:lZv..rzI] No.26370  
>>No.26369
可以飛直線。
巴克霍隆好像有這樣成功迫降過。(後面拖著ㄧ票追兵)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20(一)18:19 ID:lZv..rzI] No.26371  
>>No.26370
但也有失敗的例子,比如這串有提到的Nowotny。
最後關頭被補上ㄧ擊,連人帶機摔落地面炸個精光。
無標題 名稱: ivan6756 [12/08/20(一)20:20 ID:7UQ9xyWc] No.26372  
 檔名:1345465209271.jpg-(149 KB, 597x831) [以預覽圖顯示] 149 KB
在版友們提起《Graf & Grislawski:A Pair of Aces》這本書,倒是令我想起一位在二戰德國王牌飛行員中別樹一幟的異類-他就是格拉夫的好友,「卡拉雅四重唱」的其中一員,在上文中曾經提及的阿弗雷德.格拉里夫斯基(Alfred Grislawski,1919-2003) 。

與日後作為隊友的華特.庫平斯基一樣,格拉里夫斯基一開始的夢想也是加入海軍而非空軍。當這位礦工之子被海軍拒絕後,他選擇轉投空軍,並在1940年結訓。格拉里夫斯基在結訓後被編入第52戰鬥機聯隊(JG-52)第三大隊,並在1941年9月1日首次打下一架I-16,與格拉夫首開紀錄的時間相近。

在1942至43這兩年間,為格拉里夫斯基戰績冒升得最快的一段時間:1942年的大半時間中,格拉里夫斯基都待在第九中隊(9 Staffel) ,在中隊長格拉夫指揮下支援陸軍的南方作戰,並於7月1日以43個戰果獲頒騎士鐵十字勳章。他是與格拉夫最合拍的僚機,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之後他轉調到第七中隊,在他因去游泳時誤觸己方地雷而要回國治療前,格拉里夫斯基的擊墜數已上升至109。
無標題 名稱: ivan6756 [12/08/20(一)20:27 ID:7UQ9xyWc] No.26373  
 檔名:1345465622180.gif-(61 KB, 380x246) [以預覽圖顯示] 61 KB
在當時的JG-52中,除了軍官以外士官階級的飛行員也是相當重要的構成部份。特別是訓練新兵菜鳥的任務,通常都由有經驗的士官來負責。軍銜在這兒沒多少用處,實戰經驗才是王道。作為經驗最豐富的軍士長(後來升任少尉)之一,格拉里夫斯基在隊中的地位也是舉足輕重,甚至於大隊長也得當他的僚機。

因此當那位仍然青澀稚嫩的埃里希.哈特曼少尉在1942年10月8日來到第七中隊時,理所當然的也得在格拉里夫斯基麾下學習。實際上雖然在SW中,教育艾莉卡成才的功勞幾乎都由艾荻塔曹長和沃楚德少尉所得。但史實中「黑色惡魔」的誕生,其實是一項牽涉更多人的「習體功勞」。珞斯曼、庫平斯基、格拉里夫斯基、漢斯.達默斯(即SW中的漢妮.達默斯的原型)…這些第七中隊的老兵都有擔任過哈特曼的長機,指導過他的空戰技巧。所以哈特曼的一擊脫離戰術可說是集各家大成的結果,並非一人造就出來的。

附圖是哈特曼與珞斯曼,格拉里夫斯基和達默斯的合照,當時只有哈特曼沒有騎士鐵十字勳章。
格拉里夫斯基在JG-52使用的Bf-109G 名稱: ivan6756 [12/08/20(一)20:29 ID:7UQ9xyWc] No.26374  
 檔名:1345465752271.jpg-(52 KB, 640x375) [以預覽圖顯示] 52 KB
與珞斯曼和庫平斯基相比,格拉里夫斯基是個嚴格且不留情面,甚至是有點暴躁的空戰導師。如果哈特曼在空中做錯了些甚麼的話,無線電那邊肯定會爆出一長串毫不留情的責罵。畢竟格拉里夫斯基連大隊長也敢罵,區區一個菜鳥少尉自然不能倖免。到了後來,每逢格拉里夫斯基和哈特曼出任務時,留在基地的人都會自發地聚到無線電前,聽聽可憐的少尉又捱了怎樣的罵。以下是其中一個例子:

〈你就這麼急着要去死嗎,博比(Bubi) ?〉

《很對不起,長官。》

〈別叫我長官,先顧好你的尾巴!〉

〈你再那樣做的話我可是會把你打下來哦,博比!〉

《很對不起!》

〈會感到抱歉的是你老媽才對!〉

正所謂「嚴師出高徒」,格拉里夫斯基的「非難訓練」與其他第七中隊高手的指導一樣,對哈特曼的成長至關重要。而且說到哈特曼在1942年11月5日取得的首個戰果,格拉里夫斯基是居功至偉的那一位-「機首下方的滑油冷卻器是Il-2的弱點」-就是憑着格拉里夫斯基之前的提點,哈特曼才能打下那架Il-2。另外有關到底是誰為哈特曼創造出「博比」(Bubi) 這個綽號,除了庫平斯基外,亦有始作俑者是格拉里夫斯基的說法存在。不論如何,在身為哈特曼導師的同時,格拉里夫斯基亦成為他的好友之一,直到戰後仍是如此。
格拉里夫斯基在JG-50使用的Bf-109G 名稱: ivan6756 [12/08/20(一)20:30 ID:7UQ9xyWc] No.26375  
 檔名:1345465837844.jpg-(57 KB, 666x233) [以預覽圖顯示] 57 KB
誤觸地雷事件的傷痊癒了後,格拉里夫斯基在老上司格拉夫的邀請下加入了新組建的第50戰鬥機聯隊(JG-50) ,並與其他兩位前第九中隊的成員重聚。實力高強的「卡拉雅四重唱」(Karaya Quartet) 雖是對付盟軍轟炸機的利器,但其軍紀不張的程度也引起了高層的注目。特別是當中最脫線的格拉里夫斯基,他甚至一度要上軍事法庭受審。但當盟軍的重轟炸機群一殺過來,他們也只能乖乖地把這位王牌放出來去應對。格拉里夫斯基是個優秀的重轟炸機殺手,幾乎每次出擊都能打下至少一架重轟炸機,因此軍紀問題也對他沒啥影響。

格拉里夫斯基在西線一直都跟隨着格拉夫四處調動,不過自格拉夫在1944年初在空戰中受重傷後,兩人就分道揚鑣-格拉里夫斯基繼續留在西線,對抗盟軍在諾曼第的登陸作戰。其後他轉調到第53戰鬥機聯隊(JG-53) ,而西線的狀況亦不斷惡化下去。1944年9月26日,JG-53參加了市場花園作戰中的制空權爭奪戰,格拉里夫斯基在空戰中打下了一架P-38,但他也被美軍有名王牌胡拔.齊默克(Hubert Zemke) 駕駛的P-51擊落。身負重傷的格拉里夫斯基只能在軍方醫院渡過剩下的日子,其最終擊墜數為133機。
Graf & Grislawski 名稱: ivan6756 [12/08/20(一)20:32 ID:7UQ9xyWc] No.26376  
 檔名:1345465923614.jpg-(13 KB, 340x248) [以預覽圖顯示] 13 KB
德國戰敗投降後,被英美盟軍俘虜的格拉里夫斯基是最早被釋放的戰俘之一-這是因為他不是納粹黨員,甚至很罕有地連希特勒青年團也沒參加過。亦因為這樣,他沒有得到幾乎每個王牌飛行員都擁有的空軍榮譽獎杯(Ehrenpokal der Luftwaffe)。雖然身家清白,不過格拉里夫斯基因為傷患的關係而沒有參加聯邦德國空軍。而另一項特別之處是,他一直與老戰友格拉夫保持摯友的關係。格拉里夫斯基最終在2003年去世,比哈特曼和格拉夫兩人都活得要久。

唔…如果「SW1947」有這位老兄的魔女版登場的話,大概是相當有趣的,畢竟他是與哈特曼和格拉夫兩人都有密切關係的JG-52成員。而且如果由我來作設定,這魔女肯定會是毒舌暴言和S屬性點滿的角色。想像了一下某皮卡被人用暴言「非難訓練」到哭哭的樣子…老實說確是挺帶感的(拖走)
無標題 名稱: 屎徒 [12/08/20(一)20:39 ID:XwIQlEiM] No.26377  
>>No.26374
>>No.26376
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了WWWWWWWWWWWW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20(一)23:33 ID:s4QKQAcY] No.26379  
>>No.26375
這裡講到的Hubert Zemke
是美國路航第56戰鬥機大隊(一堆P47王牌的大隊)的那位指揮官嗎?
無標題 名稱: ivan6756 [12/08/20(一)23:40 ID:7UQ9xyWc] No.26380  
 檔名:1345477244357.jpg-(33 KB, 400x496) [以預覽圖顯示] 33 KB
>>No.26379
正是,不過當時他轉調到第479戰鬥機大隊,所以他駕駛的是野馬而非雷霆
第56戰鬥機大隊也是我相當感興趣的題材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2/08/21(二)01:43 ID:ZdBhzw9Q] No.26381  
>>No.26380
他似乎是比較喜歡P-47的樣子
這跟他戰爭末期駕駛P-51結果摔機被俘的事件有關嗎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ALL] 最後一頁